正在看:西岭雪探秘红楼梦

第76页

    这段文字一事双关,既是写金钏,也是写宝钗。而作者生怕读者不解,还象征性到极致地让玉钏死后穿上了宝钗的衣裳,明明白白地点出了两位一体,这暗示何等清楚?

    有些红学家因为玉钏是为宝玉而死,便认定她是黛玉的替身,并由玉钏的跳井推断出黛玉将来也是死在水里。然而原着前八十回里,何曾见过曹雪芹描述过关于金钏与黛玉的半点儿联系?说宝钗淹死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宝玉在王夫人处见了玉钏打瞌睡,便从荷包里取了一粒丹丸向她口中一送,那玉钏张口噙了,方与宝玉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丹名很有趣,乃叫个“香雪润津丹”,大概是夏日消暑的甜药丸子。又是香,又是雪,怎能不让人想起“冷香丸”?

    《红楼梦》中所写的女子都是一对一对的,比如金钏和玉钏,就是明明白白的一对金玉姐妹,分属于两派。而《白玉钏亲尝莲叶羹

    huáng金莺巧结梅花络》一回,则是另一种组合方式,也是一金一玉。宝玉见了莺儿,十分欢喜,待看见玉钏也来了,便又丢下莺儿,来讨好这玉钏,岂不正如同他对宝黛两个的情形?

    无论从哪方面论,玉钏也是“金”非“玉”。

    支持“黛玉沉湖说”的另一个论据是中秋联句中的“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”,可是那说出“寒塘渡鹤”的人恰恰是史湘云而非林黛玉,即使这句话是谶语,代表投水而死,那死的也该是湘云,与黛玉何gān呢?

    而“挂金麒麟的姐儿”史湘云,恰恰也是旗帜分明的“金”派。

    除了金钏,书里投水而死的还有一个人,就是与张金哥相爱的守备之子。张金哥,还是“金”派。

    可见,就算十二钗中真有人死在水里,也决不会是林黛玉,而只能是“金”派中的某个女子。或许,便是“湘江水逝楚云飞”的史湘云?

    湘云给园中人送戒指,“袭人姐姐一个,鸳鸯姐姐一个,玉钏姐姐一个,平儿姐姐一个:这倒是四个人的。”将玉钏与袭人、鸳鸯、平儿相提并论,都是一等大丫鬟,是再一次侧面替我们提供了又副册人选的线索。而这四个人联同史湘云,也都是金派的人物。

    其后袭人又特地说明,那戒指自己前日已经得了,湘云忙问:“是谁给的?”既得知是宝钗所赠后,遂笑道:“我只当是林姐姐给你的,原来是宝钗姐姐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当然是宝钗,她才是金派的掌门人嘛。小小几只绛石纹戒指,便如此将原本毫无关联的几位正册与又副册
设置
关闭
背景颜色

默认

字体样式

宋体

黑体

楷体

字体大小

缩小(-)

默认

增大(+)

字体大小

黑色

灰色

白色

绿色